首頁 搜索 分類

聽父親講故事,我的人生路(前序)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» 文學

人生一世, 草木一秋, 轉眼即逝。

這句話不知道出自誰之手, 我已記不清了。 或者說我根本就不清楚是哪個偉人寫的, 因為咱讀書不(我從來不會說讀書這個字, 那樣太洋氣了)。 我那個時候念書20幾個小娃娃坐在一條土炕上, 到了冬天, 小臉和小手凍得通紅, 老師還要叫大聲念出聲來, 這樣大聲朗誦就不會冷了, 我們的老師儘管是滿口方言, 可是還是韻味十足, 大有電視那種私塾先生搖頭晃腦的氣魄。

七年的學生生活一晃而過, 也沒有學成個啥, 現在想起來有點後悔, 可是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藥的, 主要是目前還沒有哪個科學家造出專門給我們這樣的人吃的藥, 哈哈。 。 。 。 。 。 我念書是在六十年代中期, 全國人民搞生產, 可是糧食問題還是很禁止。 計劃經濟導致物質很缺乏, 人民生活水準很低。 學校又組織學生學工, 學農, 用到學習的時間是少之又少。 這是社會環境和大氣候的因素,

那時我在學校裡與周圍的同學相比, 我是一個愚笨的人, 在學習上沒有天分, 貌似缺乏智慧。 我之所以能在那種情況下成為一個好學生, 是我的天性鑄就的, 。 。

然而當我一開始進入社會之後才深深的認識到, 每一個人都是在大海裡翻滾(小河是小孩子玩的地方), 有的人在一夜之間從沙灘上被大浪推向頂尖, 有的人被埋進了沙層深處, 此生難有發光的機會了。 我一覺醒來對著鏡子端詳自己, 我是誰?檢討自己的瞬間我這30多年裡在人海的槍林彈雨中怎樣掙扎, 見過笑臉, 看過哭眼, 見過白天說人話, 晚上說鬼話, 放著人屁, 罵著驢話的, 陽奉陰違, 阿諛奉承, 看著當官的仰天, 對下級橫眉冷對。

幾十年就這樣看著一對對嘴臉, 我一步步走過我人生路, 明白人間的世態炎涼, 人情冷暖。 所以我回過頭來把我所見過的, 經歷過的人和故事講個大家聽, 以供朋友消遣。

下一頁
推薦給朋友吧!
搜索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点击关闭提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