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搜索 分類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» 歷史

運河岸邊,一個神秘兩易其名的千年古村

武城鎮馬糧莊村,是個秦漢時就存在的千年古村,由於歷史原因曾經神奇地兩次改動村名,給後人留下了悠久美麗的傳說。

武城運河老渡口

一個不雅村名的來歷

武城縣位於黃河衝擊平原(華北平原)腹地,境內多沙河沙地。自東周定王5年黃河第一次大遷徙,造就現武城東沙河始,幾千年來,黃河又在武城大地留下了屯氏河(衛運河武城段)、西沙河(宋稱“北流”)、二股河等故道遺跡,使古代的武城地面沙土為主,並且有些地域不但沙多,而且沙細。

話說秦末楚漢相爭,劉邦手下大將軍韓信奉命率軍征討趙、齊二國。當年曾有一支漢軍追趕齊國軍隊,來到趙齊二國邊界之地,西距古趙國的東武城已經不遠。齊國軍隊雖戰敗而逃,但仍具有一定戰鬥能力,當他們一路西逃來到某村附近時,發現四周皆細沙之地,有數條深寬道溝交錯縱橫,遂決定在此設伏,

殲滅尾追的漢軍前哨部隊。隨後追趕而來的是一小股漢軍前鋒,在一個姓夏侯的長官帶領下,很快接近了該村。本來是循跡追趕,可到此卻不見了逃軍的馬蹄印,頓時失去了追擊目標。夏侯長官下馬仔細觀看,但見遍地細沙,馬蹄過處難留痕跡。他感歎道:“此地真是馬無蹄也”。隨機便做出錯誤判斷,致使這支先鋒軍誤入齊軍伏擊圈內,全軍覆沒,夏侯長官戰死此地,葬在村南的一處高崗之上。

後來劉邦掙得江山,坐了天下,建立西漢王朝,當年中伏戰死此地的軍士成了官軍,夏侯長官成了開國英雄。地方政府遂重修夏侯墳墓,樹立墓碑,以示紀念。又將該村命名為“馬無蹄”。

村名與皇上封地有關

光陰似箭,日月如梭。時間很快到了西漢末期,

由於王莽篡權,禍亂朝綱,天下群雄並起,競相逐鹿。劉秀以漢皇嫡孫名義于西元22年在蔡陽老家起兵,23年在昆陽大戰中建立奇功,被封武信候。是年10月以大司馬身份北渡黃河“鎮撫河北”(黃河以北)。這期間,劉秀在一次戰敗後落難來到武城。武城人都傳說著並相信,縣境內的禦馬園、馬言莊、見馬莊、馬無蹄、飲馬莊等村莊名字的來歷,皆與劉秀這次落難武城有關。其實,與馬無蹄的村名並無關聯,而與該村的更易名字直接相關。

相傳,劉秀落難武城,饑渴難耐,人困馬乏,當走到馬無蹄村附近時,實在堅持不住,從馬上摔了下來,昏厥過去。是該村的一位老媽媽(老太太,當地俗稱老媽媽)搭救了他。後來,劉秀當了東漢王朝的皇上,

不忘馬無蹄村老媽媽的救命之恩,遂下旨將該地封給了她。所以,從此村名改稱“媽媽地”(老媽媽的封地)。採訪中有老人還戲說:當年老媽媽救了劉秀後,給他做了菜豆腐吃。就用家中僅有的一點紅薯面,加上白菜幫子、蘿蔔纓子、幾種野菜,合在一起同煮。劉秀吃過,感到從未有過的香甜。他當上皇帝後,還不時回想當年菜豆腐的美味,就讓宮廷禦廚按法制作,結果怎麼也吃不出當年的味道來了。

千年之後又改村名

媽媽地村自東漢第一次改名稱後,經歷了三國戰亂、隋朝一統、唐宋元三朝,到明初遭遇“靖難之變”,村人幾近死絕。從山西洪洞、膠東登、萊二州遷來多姓人家居住,但村子仍叫“媽媽地”。移民而來的多姓氏族中,

馬氏人家漸漸興旺,人丁眾多且重視文化,多出人才。到清·康熙朝某年,該村馬家馬廷俊、馬廷傑兄弟雙雙考中貢生,轟動全縣(當時是恩縣),是謂文化盛事。恩縣李知縣親自屈駕臨村慶賀。當問及村名時,村人實告,敘及歷史變故。李知縣認為,此村重教興文,又出人物,叫這麼個名字實在不雅。眾村賢忙恭維請示,讓太爺給改個雅名。李知縣思索良久,說到:“有馬必有糧”。從此又改村名為“馬糧莊”。

村名改稱後,在本村和周圍村莊,以及全縣各地並沒有叫起來,人們還是習慣叫它“媽媽地”。直到解放後土改時,為了整理規範村莊名稱,人民政府以公文明確各村名稱,這才開始在官文中使用,在年輕人和幹部中稱呼“馬糧莊”這個名字。

直到現在,外村的老人們有些還不清楚“馬糧莊”是哪裡,可一提“媽媽地”就沒有不知道的。縣內村人說話,其口氣還多是“俺東鄰新娶了媳婦,娘家是媽媽地的”。

改村名引起的思考

聽完村中老者關於馬糧莊兩易其名的講述,掩卷而思,筆者生髮出幾個疑問。該村第二次改名時,恩縣李知縣說“有馬必有糧”故而改叫馬糧莊,是有心還是無意?當然這與原來“馬無蹄”的老名有關,但也未必村名中非要帶一“馬”字。筆者認為,可能更與馬氏家族是本村望族,李知縣又是前來祝賀馬氏兩兄弟的事件有關。村子當初起名叫“馬無蹄”時,如果那時馬氏就是村中旺族大戶,既是名字再有講究,也絕不會叫個對於馬氏不吉祥的“馬無蹄”。李知縣給改的“馬糧莊”這個名字,對於村中馬氏的興旺太有講了,有米有糧,“馬”就該興旺發達。

果不其然。正如猜測的,馬家在清朝村子改名後,著實發達起來。據參加座談的退休老教師趙紹榮和馬家後人馬玉璽等人介紹,馬糧莊馬家自清·康熙年間出了馬廷俊、馬廷傑兄弟兩個拔貢以後,又接連出過“七相公八秀才”,近百年興盛不衰。馬玉璽還依稀記得“家裡原來一流水的大房子,光拉女眷們用的跑車子(接送家眷用的人拉木輪車,可裝飾成冬暖夏涼。只有大戶人家才配有)就有11輛”。前不久馬家啟老墳,在馬廷舉的墓中啟出了紅頂子,說明主人生前有過功名。馬氏後人馬榮恩,1960年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計畫統計系,是馬糧莊解放後第一位大學生,曾任中國農業機械部高級經濟師。1998年版《天南地北武城人》一書中的第一人即是馬榮恩。

(時雲山)

對於村中馬氏的興旺太有講了,有米有糧,“馬”就該興旺發達。

果不其然。正如猜測的,馬家在清朝村子改名後,著實發達起來。據參加座談的退休老教師趙紹榮和馬家後人馬玉璽等人介紹,馬糧莊馬家自清·康熙年間出了馬廷俊、馬廷傑兄弟兩個拔貢以後,又接連出過“七相公八秀才”,近百年興盛不衰。馬玉璽還依稀記得“家裡原來一流水的大房子,光拉女眷們用的跑車子(接送家眷用的人拉木輪車,可裝飾成冬暖夏涼。只有大戶人家才配有)就有11輛”。前不久馬家啟老墳,在馬廷舉的墓中啟出了紅頂子,說明主人生前有過功名。馬氏後人馬榮恩,1960年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計畫統計系,是馬糧莊解放後第一位大學生,曾任中國農業機械部高級經濟師。1998年版《天南地北武城人》一書中的第一人即是馬榮恩。

(時雲山)

下一頁
推薦給朋友吧!
搜索
喜欢就按个赞吧!!!
点击关闭提示